温州
|邮箱:yjnews@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 : 永嘉网   ->   新闻中心   ->   永嘉新闻   ->   镇街社区   ->   茗岙乡   ->  正文
茗岙南山尖上,一对孤独而快乐的大地舞者

发布时间:2021-09-21 作者:董秀燕编辑:周艺来源: 字体:
核心提示:一个人同时可以兼做几份工作?55岁的胡文忠给出的答案是7份:种田、养鱼、养牛、做酒、养羊、养鸽子、种植时令蔬菜,这主要的7份工作不是做一天两天,而是一做就是11年。在高高的永嘉茗岙南山尖上,他是孤独的大地舞者,以最传统的农作生活方式,合着自然的节拍日复一复,年复一年。

  一个人同时可以兼做几份工作?

  55岁的胡文忠给出的答案是7份:种田、养鱼、养牛、做酒、养羊、养鸽子、种植时令蔬菜,这主要的7份工作不是做一天两天,而是一做就是11年。在高高的永嘉茗岙南山尖上,他是孤独的大地舞者,以最传统的农作生活方式,合着自然的节拍日复一复,年复一年。

  记者在一个炙热的正午,看到了一身黝黑,满脸憨笑的胡文忠,还有他衣服上的泥土和插在腰后的镰刀。热情的胡文忠妻子胡春微已备下一桌山珍,杯里盛着不知陈了多少年的人家烧,盘里摆着稻田养的四条田鱼,还有自家种的丝瓜、茭白等,锅里炖着刚刚抓到的乌骨鸡,香气四溢,房顶的炊烟袅袅而上,和白云混淆在了一起。海拔约650米的山头,天蓝得晃眼,一如11年前胡文忠做出重大决定那一刻时的蓝。

  回家上山,相信家乡才是治愈他的神丹妙药

  11年前,2010年,正当壮年的胡文忠站在茗岙茗中村南山尖的山头,顶着碧蓝如洗的晴空,踩着他从小奔跑的土地,决定:收拢温州生意,结束市区打拼生活,回家乡住山头,耕田耘地。“我没什么文化,在外打拼总是心不安。这山头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地方,回来,我更踏实。此外,我想把身体调养好。”胡文忠不擅言词,更没废话,说一句是一句,他回归一个重要的因素是身体健康问题。

  胡文忠是个手艺人,会油漆是木匠工,和同村的胡春微成家后开始外出闯荡江湖,在无锡呆了十多年,后在温州市区干活,钱赚了一点,身体却出了问题,由于长年接触油漆,刺激得他的皮肤开始敏感,症状越来越严重,多方寻医问药不得根治,他产生了一个极其朴素又相当智慧的想法:因油漆而起的问题,不接触油漆不就解决问题了吗?于是,他怀念起了小时候漫山遍野跑的南山尖,还有那沁人心脾的空气,那天空的澄蓝那山泉水的清洌,胡文忠觉得,家乡才是真正能治愈他的神丹妙药。连回家干什么他都想好了。“这几年山区青壮年几乎都外出了,呆家里的老人劳动力有限,田头山头的地都荒芜了。从小干农活的我一身的农耕技能都还在。”于是,回家,回到生他养他的家乡,种田去。

  “文忠做什么决定,我都依他,再说孩子也大了可以住校读书了。我也很高兴回农村,毕竟我们是农民啊。”同样一身黝黑但难掩端正五官的胡春微比胡文忠小两岁,有着传统农村妇女嫁鸡随鸡的的观念,在她心里,老公胡文忠踏实能干、沉稳靠谱,是一座可以让她安心依靠的大山,所以对于胡文忠做出的回家务农的决定她毫无异议。

  种地养牛,11年传统的农耕生活充实而自在

  在南山尖选了一处平整地,这里背靠公路交通方便,面朝山恋视野开阔。搭建了一座两层小屋后,胡文忠和妻子开始了远离人群、与山野树木庄稼打交道的日子。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春播夏长秋收冬藏,生活节奏慢下来了,跟着四季的节拍,慢慢地他们的地越种越多,从原来的十来亩扩大到目前的三十多亩,除了自己的地,其他都是从村民那里流转过来的。茗岙山上多梯田,一层层一摞摞,耕种起来更费时费力。但心定了,力量就来了,劳作的辛苦在胡文忠看来不值一提,他用祖父辈传下来的传统方式进行耕种,几乎不用农药,更不用除草剂。

  慢慢地,他们开始养牛,从几只到十只到二十几只,从水牛到黄牛,因为牛粪都可以用来肥活土壤。而整个山头就是自然牧场,有灵性的牛儿羊儿白天放出去自行觅食,天暗了,它们会自己回来。在农闲的日子里,胡文忠会给牛们羊们搭建窝棚。“现在的山头资源可丰富了,你看看,到处是被风吹断的竹子和树木,只要人勤快,随便你利用。”跟着胡文忠巡山,他的目光变得深情,这11年来,他的足迹几乎遍布这山头每一寸土地,每走一次,他对这大山的感情就加深一次。“在山上,我是越住越舒服,越干越有劲。”

  由于坚持原生态的耕种方式,加上山上空气纯净,而且给出的价格十分公道,胡文忠的粮食很是受人欢迎,每到收割季,客户都早早前来预订,多数还是老客户。至于稻田养出来的鱼,他不出售,留着给亲朋好友过过嘴瘾,只要吃过他家的田鱼,就不会再惦念别处的了。每一年胡文忠还会留下一定量的粮食用来做酒。做酒采用的是传统楠溪江山里人的方式,做好的酒排排存放着,时间一久,他们夫妻都忘了哪罐是哪年的。有人需要,靠运气拿到哪年算哪年,随意地很。

  “文忠帮别人犁一天的地,别人就要帮我们插两天的秧。这周围几个村,要说干农活,文忠是公认的一把好手。”妻子胡春微提到胡文忠很是骄傲,说这话时,音量明显提高。夫妻俩人就这样把11年的光阴过得充实而自在。

  收获健康,做现代农夫一直在山上干下去

  远离现代文明,孤居山上,胡文忠非但没感觉失落寂寞,反而收获满满。

  “我们最大的收获是身体更健康了,我的各项指标早几年前就都正常了,再也没有过敏症状发生。喝惯了这山里的水,城里的水真咽不下去。哈哈。”说到这水,胡文忠突然变得健谈,他说起了自己小时候一件特别难忘的事。那时他还很小,家里有位将近百岁的祖奶奶在弥留之际回光返照,要求喝一口山上的泉水,后辈们赶紧飞奔而去打了一碗水,祖奶奶尝了一口后,满足地含笑而逝。这水就烙在了胡文忠脑海里,现在他每天都用着祖奶奶惦念的山泉水。“这水啊,不管外面多么干旱,它常年流而不断,给你泡的茶用的就是这山泉水,当然这茶也是我们自己摘的自己炒的。”闻言,记者赶紧端起茶水,一饮而尽。

  “你不知道,这山头有多好看,尤其是云彩的变幻,那是电视电影里都看不到的。”胡文忠的房子前面有片约两米宽的小道坦,搬张小板凳就可以就着山风看天空大戏。“每一年就只有那么一两回,天空中的云朵如一排天兵,在天将的指挥下变化各种队形,好看兮好看。”这一瞬间,农夫胡文忠成了诗人胡文忠,原来诗意的生长无关年龄和学历,自然是最伟大的催化剂,可以想象那“好看兮好看”的云朵大戏给了胡文忠审美的刺激和享受,这种只有在此地此时此境下的自然造化也许只呈现给像胡文忠这样耐得住寂寞又顺应天时地利的人吧。

  “现在一般情况我们不下山,但经常有亲朋好友来看我们。”胡文忠一子一女目前都在外地创业打拼,每到过年才回家。但平时亲戚朋友走动多,他们带点海鲜和干货过来,胡文忠夫妻则送上自产的各种山货,还会备一顿时令菜。“我们也喜欢客人来,他们会带来许多新信息讲许多新鲜事。”这其中他特别欢迎技术人员上门,因为他知道科学种田才是硬道理,传统手段和现代科技相融合才是农业发展的明天,“我应该做个现代农夫,毕竟我会一直在山上这样干下去。”

  妻子胡春微为酒足的胡文忠端来满满一大碗米饭,“咸菜端过来,还有咸蛋。”尽管桌上有鱼有肉有鸡,胡文忠还是要来了老两样,一口米饭一口咸菜津津有味吃了起来,屋外,他养的白鸽飞过他种的绿油油的水稻,冲上碧空。

原标题:茗岙南山尖上,一对孤独而快乐的大地舞者
【版权声明】:本平台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归永嘉县融媒体中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0577-67261234。若未经本单位同意,擅自将原创内容进行转载或用于商业用途,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更多>新闻中心

更多>专题发布

更多>推荐阅读

百度